金融新闻

《红楼梦》宝黛初见,似曾相识,绛珠仙草与神瑛侍者的

发布日期:2020-07-23 07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黛玉跟贾母正在聊天,突然听到外面一阵脚步声,丫鬟进来说宝玉来了。黛玉心想这个宝玉不晓得是怎么样的懵懂顽童,不见那蠢物罢了。正想着,一位年轻的公子就进来了。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,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;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,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,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;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。面若中秋之月,色如春晓之花,鬓若刀裁,眉如墨画,脸似桃瓣,睛若秋波。虽怒时而若笑,即?视而有情。项上金螭璎珞,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。

黛玉看到后大吃一惊,心里想到:好奇怪,好像在哪里见过,怎么会这么眼熟。宝玉向贾母请安后,贾母让宝玉去见过王夫人再过来,宝玉走后再过来,已经换成家里穿的便装,身上仍旧戴着项圈、宝玉、寄名锁、护身符等物。宝玉从外面回来,先向祖母请安,再去跟母亲报道。

黛玉第一次见到宝玉就觉得非常眼熟,同样,宝玉第一次见到黛玉,也觉得曾经见过。两人似曾相识,更像是久别重逢。两湾似蹙非蹙笼烟眉,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。态生两靥之愁,娇袭一身之病。泪光点点,娇喘微微。闲静时如娇花照水,行动处似弱柳扶风。心较比干多一窍,病如西子胜三分。

宝玉靠近黛玉身边坐下,又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观察黛玉。自己厌恶读书,上来第一句话就问:“妹妹可曾读书?”黛玉这次学聪明了,回答道:“不曾读,只上了一年学,些须认得几个字。”之前回答贾母则是刚念了四书。

宝玉接着问了黛玉的名字和表字,送“颦颦”二字给黛玉,探春取笑宝玉又杜撰,想必宝玉经常编造一些文字。然后又问黛玉有没有玉?黛玉推测宝玉有玉,所以才问自己有没有,黛玉回答没有,并且说想必那玉是一件稀罕物,哪能人人都有。

宝玉一听就发起痴狂病来,摘下出生时口中含着的那块宝玉,狠狠的摔下去,嘴上还骂着,吓得众人一拥而上都去捡玉。贾母急的搂了宝玉说:“孽障!你生气,要打骂人容易,何苦摔那命根子!”贾母太宠溺宝玉了,生气可以打人骂人,玉是命根子不能摔;也间接说明玉对宝玉的重要性。

宝玉哭得满面泪痕:“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,单我有,我说没趣。如今来了这么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,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。”贾母忙哄着他说:“你这妹妹原来也是有玉的,你姑妈去世的时候将玉带走了。”宝玉这才不胡闹。

这时候,奶娘来问贾母,黛玉住哪里?贾母让宝玉挪出自己的位置给黛玉睡,然后跟贾母睡一个房间;宝玉说他睡在碧纱橱(隔扇门)外的床上就可以。

贾母同意了,这样宝玉跟黛玉睡觉的地方就离得非常近,中间只隔着一扇碧纱做的隔断。两个七八岁的孩子跟着贾母过了一段同吃同住的童年生活。

贾母看黛玉只带了两个贴身的人来,一个奶娘极老,一个丫头雪雁又太小;便将自己身边的二等丫头鹦哥给黛玉,还配了十来个女仆。鹦哥后来被黛玉改名为紫鹃。

晚上宝玉和奶娘睡着后,袭人看到黛玉和鹦哥还没入睡,就悄悄过来问黛玉怎么回事。鹦哥说黛玉因为宝玉摔玉的事在伤心哭泣,袭人说快别伤心了,估计将来还有更奇怪的呢;如果为他的这种行为伤心,恐怕要多得伤心不过来了。可见宝玉经常胡闹,袭人已经见怪不怪。

宝黛第一次见面,两人都觉得似曾相识,宝玉眼中的黛玉泪光点点;初次见面,黛玉就被宝玉吓哭了。其实他们在三生石畔上有木石前盟,黛玉常常为宝玉流泪,泪尽缘也尽。

正如《红楼梦》开篇甄士隐做的梦:赤霞宫神瑛侍者,日以甘露灌溉绛珠草,绛珠草受天地精华、雨露滋养得以修成女体。因为神瑛侍者要下到凡间来经历,绛珠仙草也跟着下到世间为人,把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灌溉之情。

神瑛侍者是贾宝玉,绛珠仙草为还泪的林黛玉,他们俩的结局在开始就已经注定了,这也是黛玉总是哭泣的原因。